滕子妃

不管现实有多残酷,总要坚持本心,坚持自我,爱自己

【毕深】迷途{第六章}

LOST LAMBepisode 6

那魔王长长地躺着,拉直他巨大的躯体,被铁链紧紧锁在燃烧的湖上,从今以后,若非最高权力的上帝的意志和最高批准,放任他出逃,那么他永远爬不起来,不能昂首仰头,因为他恶贯满盈,罪衍罄竹难书

 

 

 

 

因为这几起案子的涉及九龙会,所以局里决定并案调查。

“我要求提审这个案子最大的嫌疑人,李默群。”方木站在局长面前说。可是局长就当没听见似的,仍旧认真地翻阅手里的文件报告。

“局长,难道你不想查清九龙会吗?它就是咱们市的一颗毒瘤,已经坑害了多少人了?之前咱们抓不到他的把柄,现在正好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去好好查一查他们?”

“方木,”局长抬起头,“我怀疑你的动机。”

方木笑:“我能有什么动机?”

局长说:“我听人说你在查两年前渔人码头的案子。”

“那又怎么了?”

“可是那个案子已经结案了。”

“结案了我不能看看吗?”方木脸冷了下来。

“不行。”局长说。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没有什么为什么。”

方木一脸无所谓:“行,不让我看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全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的?”

方木说:“我找了一个黑客,黑进了咱们局的电脑,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了。”

“方木,你太过分了!”局长气道,“你和你哥哥比实在差太远了。”

“别提我哥哥!”方木也大声起来,“当初我妈是怎么千叮咛万嘱咐的把人送到你手上的,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把我哥哥送进了贼窝!是你,最后害得他尸骨无存,现在让我妈天天以泪洗面!沈秋霞!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沈秋霞如同被针刺一般,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缓缓地坐了下来,眼圈发红:“方木,你不懂。”

“我是不懂。”方木看着她,“你们都把我当小孩子,什么也不肯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我哥哥究竟是怎么死的?你们什么也不肯让我知道。就算我进了这个圈子,也碰不到这个行动的核心。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你根本不会明白的。你知道吗?我总在想,当我在大学校园里过着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时,而我的亲生哥哥却在某个地方受尽折磨,而我却根本一点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方木强忍着却克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沈秋霞用拳头抵着额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方木。是我的错。”

方木在这一小会儿已经平复下来,他说:“用不着道歉。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如果有错,也是错在你剥夺了我的知情权。”

沈秋霞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她还是温柔的看着他:“方木,你相信我,现在还不是时候。”

方木别过脸,不肯妥协。沈秋霞盯着他想了一会儿,问:“你去找过他了?”

“嗯。”方木还是有点气哼哼的样子。

“那他说什么?”

“有鬼。”方木说,“所以我要找李默群问话,不只是因为这些死者都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还有些事我必须找他确认。”

“什么事?”

“关于当年的一些事。”方木终于肯回过头来看她,“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计划,但是我也知道你们对当年的事也是只知皮毛,很多东西在我哥哥……失踪后已经没办法确认了。你放心,我并不会干涉你们的行动,但是九龙会里死了这么多人,如果咱们不找他询问情况,那反而显得我们心里有鬼了,不是吗?”

 

方木的理由十分充分,沈秋霞实在没有办法反驳的他话,于是在方木再三保证不会做出其他事的情况下给他签了一张通行令,让他带着去见李默群。

这是方木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樱花巷。与其说它是一条繁荣的街巷,不如说它是由一群拥有巨额资本的企业家或者投资家建立的一个只属于他们自己的黑暗帝国。在这里,他们是自由的、没有约束的,支配规则的只有金钱,连权力在这里都要排到末位。没有人能将手伸到这个帝国里,对这里指手画脚,而只有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能够成为这个帝国的国王。而眼下,这位国王就坐在他的宝座上,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

“我没想到你们真的会有人敢来。”李默群的眼神中露出了极大的兴趣。

方木倒是毫不在乎:“JCJ例行询问,既然你不来,只好我来了。”

李默群笑:“询问什么?我可没什么好告诉你的。”

方木冷笑:“可是据我所知,最近S市的几个凶杀案的受害者可都是和你有关的。”

“就算是这样,我也有权什么都不说。”

“你!”方木就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忽然一双手把他的肩膀压了下去,那力气竟让他一时没法反抗。方木回头,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正微笑着看着他,可是手上的力气不减半分。他朝李默群说:“舅舅,难得有客人来咱们这里,咱们怎么说也得好好招待一下,让咱们的客人心满意足地回去不是?”

凛冽地目光从眼镜后透射出来,李默群微微一笑:“山海,那这位客人就交给你了。”

青年这才松了手,朝他做了个请:“请吧,难得来一次樱花巷,我带你好好逛一逛怎么样?”

方木受制于人,也知道若是李默群不肯他确实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好点头答应:“好吧,那就敬谢不敏了。”

 

方木从进入电梯就开始打量这个青年,眉星朗目,容止可观,深蓝色的西装包裹住他隐藏在衣服下的好身材,一方手帕折在胸前的口袋前,一看就是富家子弟,唯独一条红色的领带和他的妆容很不相称。方木见到他略微掩饰地调了调领带,手上的订婚戒指十分瞩目,不由心中了然。方木不再看向青年,可是唐山海却盯着他看了起来。越看越觉得奇怪,看他的侧脸竟觉得神似一个已经故去的友人。

“方先生在JCJ任职?那可是个好地方。”

“是吗,那里的确是你们这些人的好归处。”

“方先生说笑了。难道您是因为刚才的事在和我生气吗?您可是大大的误会我了。”

“误会?”

“您不要以为是李先生不配合你的工作,而是你来错时间了。”

“来错时间?”

“叮”,电梯门开了。唐山海说:“现在不是谈工作的时间,走吧,我先带您去喝点什么。”

方木一是心中有底,并不怕他会对自己怎么样,另外也是好奇,既然有人愿做向导,那么又何乐而不为呢。临来之前,他查了这里的地图,除了一个红色的小点标注了樱花巷的地名外,其余全是一片空白。看来除了这里的人,没有人了解樱花巷。

唐山海带着他在街巷里七拐八拐,走了好一会儿也没停,方木跟着他悄悄观察旁边的建筑,在心里默默记下。只是都过了快十分钟了,唐山海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如果这位先生不是在耍他,他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故意绕路给他看了。

终于,他们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门面前,推开门走了进去。别看店面的门面不大,但是里面倒也别致,唐山海带他走到后面楼上,点了两杯咖啡,两人靠窗坐了下来。从这里向外看去,正好可以看见几十米外的海边,黑色的岩石陡然料峭,将海岸和这条街道阻隔。

“方先生刚才来的路上发现了什么没有?”

方木有点心虚,以为他发现了自己默默记路的举动,但发现唐山海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他,于是回忆了一下,就说:“你是说……”这里的门店确实很多,但要说有什么奇怪的,“这里的店铺都没开门?”

“方先生可真聪明。”唐山海赞赏了他。“你知道这里为什么叫樱花巷吗?因为樱花的花期非常短暂,但是樱花又很美,尤其是当有风吹来,花瓣落下,铺满整个地面。”

方木不谈恋爱,也不喜欢日本人一直称道的国花,他抿了一口咖啡,假装自己是个很好的听众。

“对于日本人来说,樱花对他们有着极致的诱惑,但这诱惑背后却藏着阴暗的气息。你大概并不知道,据说世界上最美的樱花树下埋葬着无数的腐尸,这棵美丽的樱花树是吸取了无数死尸的养料才能开得如此繁盛。”

“而樱花巷就是一棵开在D市樱花树,它吸食了人的血肉,还不断地诱惑人们来观赏它,沉迷于它,最后匍匐在它的脚下,成为它又一次盛开的养料。”方木缓缓说。

唐山海笑了,他说:“樱花巷是个不夜城,只有在夜幕落下的时候,这棵樱花树才会开花,到时候就会有人循着踪迹找来了。”

窗外,秋日的夕阳正一点点向着海平面靠近,将起起伏伏的海水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毕忠良走进装修精致的屋里,屋里有一张铺了白底蓝蝴蝶的床,一个人在床上睡着,看上去脆弱又无害。毕忠良在床边坐了下来,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床上的人的睫毛颤动了几下,似是费了很大力气才微微睁开一点眼睛。他微微动了动嘴唇,毕忠良知道他是在用他专属的称呼叫他的名字。

毕忠良的动作更加轻柔,仿佛在哄一个孩子:“陈深,再帮我一次,好吗?”

床上的人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抗拒。

“陈深,帮我也是在帮你自己。”毕忠良把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耳边,让它碰到自己的耳垂,“我们应该为自己报仇,为兰芝和妞妞报仇。”

床上的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他睁开眼,看向毕忠良,难过和心疼的感觉涌了上来。他点了点头,再次闭上了眼睛。毕忠良把他的手放了下来,念了一句什么,就见床上的人抽搐了几下,然后力气一松,脸色顿时变得死灰,再没了声息。如果说刚才的样子像一个久病的人,那么现在的就更像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尸体。

一团只有毕忠良能看见的绿幽幽的物体从这具尸体上飘了过来,听话地钻进毕忠良给它准备好的小盒子里,像蜡烛上的火苗一样,忽明忽暗,荧荧弱弱。

毕忠良把这东西收好,再也没看床上的人一眼,走出了屋子。

 

 

 

“天黑了,狂欢开始了,走吧,我带你看看这樱花巷。”唐山海微笑着说。

直到太阳落尽,黑暗来临,两人才从这个无聊的咖啡小屋里解脱出来。推门出去,方木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耀眼的霓虹灯在整个樱花巷变换着颜色闪烁着,四处人声鼎沸,狭小的街道里拥挤的堆着一撮又一撮人,在稍微宽一些的街道处,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这些人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明在不久前,这里还是一片寂静。

唐山海看着方木露出惊异的眼神,问他:“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方木掩饰了自己的惊讶,若有所思地说:“你如果问我现在对这里是什么感觉,那我倒觉得这里像是弥尔顿笔下的失乐园,失去了上帝的管辖,这里就是你们这些妖魔鬼怪的乐园。”

“方先生说的没错,而李先生就是这里的主人。您有听说过魔鬼会在白天工作的吗?”

方木了然:“看来我果然是来错时间了。”

唐山海说:“既然来了,就在这里玩一玩吧,今晚的游戏花费都算在我的账上。”

“是吗?”方木挑眉,“那这么说,我今晚就可以在这里随意逛了?你不作陪吗?”

唐山海笑:“方先生若是想要探寻这里的什么秘密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嘛,如果方先生的探险游戏过了头,我可没办法保证您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

唐山海推开兰阁苑的大门,朝方木伸出手:“那么,欢迎来到魔鬼的世界。”

 

 

 

 

 

 

 

 


评论(5)
热度(26)

© 滕子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