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现实有多残酷,总要坚持本心,坚持自我,爱自己

关于

【暗夜之前】07

【暗夜之前】07

由于陈深所在的部队在作战中屡次立功,很快从团级往上升了一级,他们的团与其他团合并,重新编成706旅,旅长就是他们以前的老团长。而毕忠良和陈深因为战功卓著,分别晋升为团长和副团长。

706旅被派到江西去清剿红匪,驻扎在景刚山下,随时听候委员长的命令。

待命的日子很是无聊,陈深每天都来毕忠良这里蹭饭,团部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毕,你说这一天天的,自己人打自己人有意思吗?”陈深把帽子一甩,一屁股坐在了毕忠良刚买不久的昂贵的沙发上。

“小赤佬,别瞎说!”毕忠良呵叱了他一句,赶紧把门关上。“现在划分派别这么严重,小心有人告到委员长那里,把你给弄到军事法庭上去!”

陈深咂了咂嘴,不愿意地说道:“这世道还有没有人性了,说个话也不行。”

“你呀,消停点比什么都强。能不能少让我操点心。”

陈深瘪了瘪嘴:“我饿了。”

毕忠良说道:“一会儿就开饭了,今天好像有四喜丸子,我让副官多给你打点。”

陈深说道:“我不想吃四喜丸子,我想吃嫂子做的小馄饨。”

“想吃小馄饨你就自己走回南京去!”

陈深有点生气但苦于又不能真的走回南京,只好在沙发上躺了下来,说道:“我困了,在你这儿睡会儿,你别出声。”

“睡吧。”毕忠良看着陈深眼窝下的青色,知道他为了制定作战计划彻夜未眠,已经十分困倦。他从柜子里拿出毛毯,盖在陈深身上。陈深蹭了蹭,把自己裹严实了,迷迷糊糊地说:“老毕,你真好。”

毕忠良笑了笑,在办公桌后面坐了下来。想到一会儿副官要来,恐怕敲门声会把陈深吵醒,于是打开门叫了人来,悄声说:“你一会儿把饭菜打好放到屋里就出去吧,进屋的时候不用敲门。还有,有人来找我就让他去副团长的办公室,把这屋门看好,别让人进来。”

 

毕忠良直到华灯初上都没等到陈深醒来的消息,于是亲自去屋里查看,只见陈深依稀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毕忠良轻轻走过去,俯身探了探他的额头,不热,不过睡了这么久再不吃饭也不好,于是叫醒陈深,让他起来吃饭。

陈深睡得迷迷瞪瞪的,被叫了起来眼睛还睁不开,歪着身子斜倚在沙发上。

“我叫人弄了点小米粥,一会儿你吃点。四喜丸子留着明天吃。”毕忠良对他说道。

“嗯……”陈深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进去。

过了一会儿毕忠良把粥拿回来,就看到陈深歪着身子又倒在沙发上了,毯子也掉地上了。毕忠良叹了一口气,把毯子捡起来放到一边,又顺道把陈深扶正,拍拍他的脸:“醒醒,嘿,醒醒!”

陈深没管他,把毯子拽到自己身上,坐着接着睡。

毕忠良啧了一声,把碗端起来,盛了一勺粥,吹了吹,把瓷勺放到陈深嘴边,对陈深说道:“张嘴!”

陈深感觉有东西靠近嘴唇,舔了舔,甜的,张开嘴就着毕忠良的手吃了一口,好吃。陈深揉了揉眼睛,看到毕忠良正拿着勺举到他眼前,赶紧伸出手把碗端了过来:“我自己吃。”

毕忠良笑他:“你再不醒我就把这一碗粥都喂你嘴里。”

陈深嘴里刚塞了一大口粥,张口就要顶他,可是吭吭哧哧的也不知道净说了什么。

毕忠良一脸“你说啥,我没听见”的样子。

陈深翻了个白眼,把嘴里的东西咽下了一些,说道:“我的四喜丸子呢?”

“太晚了,明天吃。”

“不行!我饿了。快给我拿来!”

毕忠良拗不过他,叫副官去拿。还没等拿回来呢,突然一个士兵急吼吼地冲进来,喊道:“不好了团长!外面打起来了!红匪要跑!”


评论(3)
热度(8)

© 滕子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