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现实有多残酷,总要坚持本心,坚持自我,爱自己

关于

【暗夜之前】19

【暗夜之前】19
果然不出陈深所料,日军在第二天夜里就发起了总攻,日军像是无穷无尽,从各处密密麻麻的渗透进来。战火蔓延迅速,很快,各处的国军就被迫向城区靠近,整个南京城犹如一个困兽,被日军活活困死在这片弹丸之地。
陈深已经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兄弟死在对方的炮弹之下,他没有时间去思考,在这样的情势下,他只能边打边跑,和毕忠良尽可能地带着大家后撤。很快,他们就被逼到了城门口,身后就是布满弹孔的城墙,他们已经再也无路可退了。
“团长!团长!”一个小兵从远处跑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喊道,“日军停止进攻了!”
“什么?”毕忠良心头一喜,“日军退兵了吗?是有援军来了吗?”
“啊?”小兵一脸茫然,“没有援军啊。”
“下雨了。”陈深抬头望向天空,“下雨了,所以他们停下来了。”
毕忠良也抬头看天,奇道:“下雨了吗?”话没说完,就感觉脸上一凉,他干咳了一声,说道:“正好,可以让兄弟们歇一歇。陈深,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伤员。”
陈深嗯了一声,继续保持着趴伏的姿式紧盯着前面的阵地。趴了一会儿,他转了个身,仰面躺在掩体后面,任由细密雨水落进眼里嘴里衣服里。灰蒙蒙的天空分不出时辰,陈深把帽檐压低了一些,这样就不会妨碍他享受观察雨滴的乐趣。天上的雨细细地洒落,从微不可见到大如针尖,密密落在他的脸上,汇聚成水滴顺着鬓角滑下。其实,他并不是很能够看清这些雨丝,他只是觉得很奇怪,这些雨落在皮肤上竟然有些刺痛。他竭力想要看清落下来的究竟是雨水还是芒刺,就忽然发现那些雨丝变成了一颗颗燃着火的子弹,密密麻麻的向他冲了过来。
“啊!”陈深惊叫一声,浑身一震,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着了。
眼前一片漆黑。
“副团,你怎么了?”旁边是……曹坤的声音?
“怎么这么黑?”陈深问道。
曹坤把遮着光的衣服掀起了一个角,露出了阴暗灰沉的天空。雨似乎小了一点,一阵阵冷风回旋。陈深坐了起来,朝后面的阵地看了一眼,问道:“没什么事吧?”
曹坤把原本遮在两人身上的衣服给他披上,说道:“没事,估计他们今晚不会进攻。”
陈深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曹坤笑呵呵地说:“团长让我过来的,他怕你一个人在这边没有帮手,就叫我过来了。”
雨还在下,周围的温度也在渐渐下降。天很冷,即便穿着部队发的冬服,在被雨打湿的情况下,也能感觉到寒气在不断地侵入身体。
陈深的胳膊被碰了碰,他回头,就看见曹坤把两个黄橙橙的橘子往他的衣服兜里揣。曹坤讨好地朝陈深笑了笑,陈深也没法说他,只是问道:“从哪里弄来的?”
曹坤嘿嘿道:“我刚才进城,在路边地上捡的。”
陈深翻了个白眼,心道撒谎都不会,就拿出一个来掰了开,分给他一半,又指了指旁边早就被炸得惨不忍睹的树下,两个人跑到那边边吃边避雨。
陈深和曹坤两个人蹲在树下,吃得不亦乐乎,曹坤瞧了瞧天说道:“副团,我看这两天恐怕就要下雪了。”
陈深点了点头:“我看也是,毕竟是冬月了,再过一个月都要腊八了。”是啊,又是一年了,今年过年也不知还能不能……
后脑勺忽然遭遇重击:“你们两个小子在这儿干嘛呢,嗯?”
陈深捂着脑袋牙龈一咬,一个手肘向后:“你烦不烦,老打脑袋,我告诉你,你要是给我打脑震荡了,我就告诉嫂子,让你养我一辈子!”
毕忠良“啧”了一声,大手在他后颈胡噜了一把,凑到他旁边蹲着,看到他手上的橘子,一下子抢了过来:“我说你俩在这儿干什么呢,原来是偷吃好吃的。”说着,把剩下的两瓣橘子塞进嘴里:“嗯,还挺好吃的,哪儿来的?”
“地上捡的!”陈深没好气地说道。“沾了狗屎了!”
毕忠良哼了一声:“沾了狗屎你也吃?我才不信呢。”
曹坤看着自己手里被啃得不剩啥的另一半橘子,也不知道是该吃还是该给,陈深挥了一下手:“你吃你的,别管他。”
毕忠良抬头看着头顶被炸黑的树枝说道:“这地方……能避雨吗?”
“那还有哪儿能呆着啊?”陈深朝手心哈了一口气,搓了搓,又把身上的衣服裹了裹。“你给我找个温暖的小窝,我立马走,才不在这儿挨冻呢!”
毕忠良望着天:“我上哪儿给你找?我自己还想找个暖和地方呆着呢。”
三个人又沉默了一阵,陈深说道:“这雨要停了吧?”
毕忠良嗯了一声,陈深又问道:“咱们……还剩多少人?”
毕忠良终于低下了头,他站了起来,走到前面的沙袋后面,架起枪:“算上咱们,还剩二十几个吧。”
一股突如其来的空虚涌了出来,那一瞬间无数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横冲直撞,陈深感觉自己的心很疼很疼,他抓住心口,大喘了一口气,所有的念头又被他强力地压了回去。曹坤在一旁看到,担心地问道:“副团,你没事吧?”
陈深笑着拍了拍他,说道:“没事。”他走到毕忠良身边,举起一杆长枪,枪口对准对面看似空无一人的壁垒。
雨果然渐渐停了下来,天色也渐渐昏暗,淡淡的薄雾笼罩在这个战场的上空。四周静极了,没有鸟声人声,甚至连唯一的雨声都听不见了。陈深的心提了起来,他全身紧绷,紧紧盯着对面。
陈深心里生出一股异样,他朝毕忠良做了一个手势,毕忠良点了点头,陈深就招呼曹坤两个人压低身体着向前探路。陈深和曹坤一前一后向敌人的阵营探进,走了二三十米,还是没看见敌人的一个影子。陈深心中警铃大作,更加小心地向前。随着向前的深入,他们身后的营地都被雾气掩盖,什么也看不见了。又向前推进了二三十米,连曹坤也觉出不对劲了:“副团,这,日本人都哪儿去了?”
陈深站了起来,他迟疑地向前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了看早已经消失不见的营地,正在踌躇,忽听到后面传来枪声。
“老毕……不好,快回去!”
“副团,小心!”
随着一声枪响,曹坤抱着陈深一个转身扑在地上。陈深随手一枪,就听到子弹打入肉体的声音,他扶住趴在他身上的曹坤:“你怎么样?”
曹坤艰难地说道:“我……没事。咱们快去帮团长!这帮小日本子竟然从后面绕上来了!”
陈深扶起他,两个人跑回营地,毕忠良带着剩下的兄弟早已经和偷袭上来的日本人打得焦灼。陈深跑到毕忠良身边,加入战斗。虽然只加入两个人,但是毕忠良和其余的人看到陈深和曹营长回来,都仿佛有了主心骨一样,气势一振,多杀了好几个鬼子。正当他们准备喘一口气的时候,又有冷枪从后面打来,好几个人惨叫着中弹。他们已经完全被包围了。陈深和毕忠良一前一后,面对不断向他们围过来的狡猾的敌人。流弹擦伤了面颊,他们没有时间去管;周围的人倒下了,他们也没有办法去救,只能挣扎着用枪来捍卫自己的生命。
身边一个人缓缓地倒了下去,陈深惊叫道:“老曹!”他扔下枪,抱住他,手上全是湿的。“老曹,你中弹了!”
曹坤勉强说道:“副团,我,我不行了……”
“不会的,不会的,我给你包扎,你会没事的……”
“副团……”曹坤抓住了他的手,嘴里有血沫流了出来,“不行了,我刚才就中枪了……对不起,副团,我再也没法和你一起战斗了……”
“曹坤!”陈深眼睁睁地看着下属——他最亲密的战友在他眼前断了气,之前被强烈压抑的感情一下子爆发出来。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攥住,他痛苦地低吼着,几乎喘不上起来。可是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击,他就看到旁边的毕忠良头一歪,一股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接着毕忠良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倒了下去。
“老毕,老毕!”陈深扑过去,检查他的伤势。值得庆幸的是,毕忠良似乎只是被子弹擦过了头部,别的地方并没有发现伤口。耳边的枪击声越来越弱,陈深趴到掩体上,看到最后一个士兵被枪击中,倒了下去。现在,整个战场怕是只剩他一个能动的活人了。敌人已经停止了枪声,很快就会冲上来。陈深四周找了找,他记得他们在退守城门的时候埋了地雷。浓雾混杂着硝烟让人更加无法判断战场中央的形势,但是急促凌乱的脚步声已经暴露了敌人收割胜利的喜悦。
近了,近了!
陈深使劲一按,然后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毕忠良,只听耳边轰的一声,所有的地雷都炸了。灼热的空气舔舐着陈深的皮肤,他紧紧地压住毕忠良,背后的热浪一股股袭来,不断有烧焦的黑土和炸弹崩开的碎片砸到他俩的身上。持续的爆炸声夹杂着敌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碎肉横飞,敌人和死去战士们的尸体交缠在一起。那些死去的灵魂仿佛一瞬间借着自己的尸体活了过来,他们紧紧地抓住敌人的脚踝,把他们拖向地狱的黑渊。
爆炸持续了几十秒钟终于停了下来,四周只剩下焦黑的尸体和熊熊燃烧的大火。陈深晃了晃头,踉跄着爬了起来,他有点发晕地看着四周,站起来又摔了下去。他去叫毕忠良,但是毕忠良也被炸晕了,他就把他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他往城里走。他知道,日本人现在是不敢过来的,因为他们一定害怕再碰到地雷,所以即便他们现在没有力气,也要强打精神逃出去。这是他们活命的最后机会。
陈深带着毕忠良晕头转向地往城里跑,就在快要到城门的时候,右边余光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陈深立刻用枪指着那里:“谁!”
借着不太清晰的火光,他看到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大的孩子艰难地朝他们举起他的枪。那一刻,陈深突然魔怔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都是人,却要一个生命残忍地杀死另一个生命。这场战争,这场的人类互相杀戮到底为的是什么?他站在没有一个活人的战场上,遇到了一个还活着的敌人,就好像被上帝抛弃在荒岛上的鲁滨逊遇到了星期五一样找到了慰藉,他怎么还会杀了这个人?
他握着枪的手渐渐松了下来,而敌人的枪口却一点一点对准了他的心脏。
“杀了他,杀了他!”毕忠良的挣扎一下子震醒了陈深。不,他得逃离这儿!他扶住毕忠良就要走,但是毕忠良抓住他的肩膀,命令他:“杀了他!杀了他!”
“死ねよ。憎らしい中国人!”
陈深听见那个日本兵娃子说道,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知道那是在侮辱他,也是在侮辱他的国家。但是当他把枪举起来的时候,他却下不去手。他不知道为什么。是害怕?恐惧?还是其他什么?他的手扣在扳机上,他知道他是一定要杀了他的,但是他的手就是不听使唤。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
他自己心里的声音和毕忠良的声音重叠在一起,陈深一震,子弹飞了出去。
他面前的最后一个敌人,死了。











估计,五章之内可以结稿,还有一个遇水的番外







评论(2)
热度(29)
  1. KR·顾居源滕子翊爱写论文觉得论文很有趣不怕找工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