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现实有多残酷,总要坚持本心,坚持自我,爱自己

关于

【暗夜之前】15


陈深的心漏跳了一拍,然后就如打鼓般狂跳了起来,他掩饰道:“老毕,你瞎说什么,我害怕什么?”
毕忠良像是看透了他:“陈深,你是不是害怕我们会死?”
陈深愣住了,呆呆地看着他。毕忠良了然,他说道:“小赤佬,没事的。有我在。”
陈深也明白过来了,原来他是以为自己怕死吗。
陈深突然就不觉得那样难过了,他笑了:“老毕,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可是个军人啊。”
“是吗?”毕忠良说,“我怎么觉得你不像个军人。”
“那你说我像什么?”
“我看你像个富贵家族的小公子。其实我从认识你的第一天就想问问你,你是不是哪个军长的儿子。”
陈深再也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弄得毕忠良也笑了出来,他一掌拍在他的腿上:“别笑了,快说!”
弄得陈深哎呀哎呀的,忙讨饶道:“我说我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其实也不是啥军长,我爸就是一个苏州的小商人,只不过……他做的买卖……是香。”
“香?”
陈深点点头:“是啊,就像女人用的香水,就是那种东西。”
“那东西……不会是夫人在用吧?”毕忠良突发奇想。
陈深说:“是呀,她可喜欢我们家的香了。”
毕忠良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回路很清奇。
陈深叹道:“你也知道,这种家族一般都是子承父业的,可是我偏偏不想做香。然后我就去找了夫人,让她帮我去了军校。”
毕忠良突然觉得自己当初没有因为陈深才华横溢而嫉贤妒能是个十分正确的选择。
正在毕忠良被一股脑儿的消息震得说不出来话来的时候,陈深却说道:“老毕,你以为我怕死吗?其实入了军人这一行我就知道,军人的世界里只有奉献和牺牲,如果国家危亡,就需要我们这些军人站出来保卫国家,保卫百姓。可是,我今天在街上却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他们都说,咱们的总统已经逃了,日本人已经把南京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如果……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老毕,我们该怎么办?”
陈深的眼神中透露出焦虑与担心。
直直的目光照进毕忠良心里,他安慰他道:“不会的,这只是谣传。现在谈判进行的很顺利,我们很快就能够过上平静的生活。”
真的吗?陈深不信,日本人那么猖獗,他们的野心有如饕餮,小小的一块食物是根本不可能喂饱他们的。他心里焦急,他想告诉毕忠良他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可是他又不能说,如果他说了,毕忠良就会问他消息的出处。他自己豁出去不要紧,如果兄长也因此而受到牵累怎么办?
“你这两天就别想多余的事了,好好休息,到时候万一要是打起来,恐怕就不能这么轻松了。”
毕忠良把陈深扶躺下,给他盖好被子,说道:“你安心地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陈深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他闭上了眼睛,阵阵暖意从被毕忠良握着的手传到心里,竟让他渐渐安心,然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陈深醒来的时候觉得浑身舒服极了,就像幼时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感觉。他睁开眼,明媚的阳光从窗外透过来,晒得被子暖暖的。他动了动身子,头顶传来声音:“睡得怎么样?”
陈深往上一瞅,毕……忠……良?什么情况!
见陈深一脸惊恐,毕忠良打了个哈气,“我头一次晚上跟你睡觉,没想到你毛病这么多。”
陈深生气了,骂道:“胡说八道!我睡觉都老老实实的,哪有毛病?”
毕忠良一脸嫌弃地起来去倒水,叹:“也不知道昨晚又哭又闹还梦游的是谁。”
陈深坐了起来:“你就瞎编吧,我以前和士兵一起睡的时候,没人说我有毛病,我看就是你嫌天太冷,就在我这里凑合一晚上,还不好意思说。”
毕忠良不和他一般见识,洗脸刷牙。陈深跟在他后面,毕忠良洗脸他刷牙,毕忠良刷牙他洗脸,一派和谐的景象。
“副团!您起来了吗?大事不好了!团长不见了!”只听门外副官大力拍着门,简直要把门拍碎了。
陈深瞧了他一眼:“你干的好事。”
“呜呜呜。”毕忠良嘴里叼着牙刷,示意他去开门。
陈深打开门,靠在一边:“别嚎了,他在我这儿,什么事?”
副官怔住了,然后就听到里面涮牙刷的声音,脸色很是好看。
“什么事?”毕忠良从屋里出来。
副官见团长出来了,想起还有事汇报,忙说:“团长,现在城里乱了,好多学生发传单说总统已经逃了,现在城里百姓正拼命要往外逃!”
陈深心里“咯噔”一声,毕忠良若有所思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对副官问道:“师长知道了吗?”
副官说:“师长已经知道了,现在要紧急开会,就等您了。”
毕忠良把嘴上的白沫一抹,说道:“我马上去。陈深,集合部队,随时准备!”

陈深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城里发生了很大的动乱,宣传单子满天飞,人们也急着收拾行李想要逃离这个即将成为众矢之的的城池。但是,上头下达的命令是,死守城门,一个也不许出入。老百姓们推搡着挤到城门边上,却被大兵们给挡了回来,一个个群情激怒,要和他们拼命。守卫队长见势头实在挡不住就朝天开了几枪,把这些老百姓给唬住了,这才有机会大声喊道:“各位!大家不要慌!现在国家正在和日本人谈判,他们是不会打进来的!这都是有人有心要引起骚乱!大家放心,部队就在城外驻扎,如果发生战事,是绝对不会让大家受到伤害的!请大家放心!”
守卫队长嗓门很大,长相也很忠实,他这么一说,倒让惊惶的人们安心了不少,一些百姓也放弃了,不再吵吵闹闹的要求出城。
守卫队长看到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后脖子上的汗。
可是这时有人又喊道:“你说没有日本人来,可是那这传单上面说的是怎么回事?大总统是不是已经跑了?”
守卫队长没看过传单的内容,只知道下达的命令是控制人群,不要让他们出城,听到这话,立时懵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
其他人听了也跟着附和,一起质问这个可怜的守卫队长。
守卫队长心说,我哪儿知道啊?
眼看又要控制不住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喊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都朝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远远的地方,似乎有人在放鞭炮,烟花一样的火花在天空中炸开。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人开玩笑说:“不会是谈判成功,放烟花庆祝吧。”
他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地面的微微震颤,众人茫然,然而守卫队长却变了脸色,他哆嗦地指着那烟花:“这……这不是鞭炮……是……是日本人的轰炸机!”








前文请翻《暗夜之前》tag( ー̀εー́ )
顺便,最后可能会重修,自己出个本子玩玩

评论
热度(24)

© 滕子妃 | Powered by LOFTER